雪梦

2018-10-27 09:24:49 标题分类:抒情散文 关键词:经典文章,散文精选 阅读:833

  雪梦

  诰日冬晨,雪不期而遇……

  在轻风地吹拂下,一个精灵蓦然飘落下来,尽情地伸展着身姿,摆弄着那专属于它的纯洁、高贵。急先锋吹响了号角,红色大军紧随厥后,战马嘶叫、将士誓师,很有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的壮烈。红色战士成群结队,一个劲儿地往人们脖颈里、袖口里钻,它越是如许,人们越是拽紧着袖口,缩着脖子,捂得严严实实。看这阵仗,实在让人看不清晰谁能获得最后的胜利。我吱呀吱呀地走在白茫茫的大地上,不由分辩,结果已然发表,横尸遍野,这白茫茫地敬拜,不紧让人吝惜这前仆后继地懦夫们。不知不觉,已经来到了一颗白杨树下,只见懦夫们生前已将红色的旗帜插满,宣告了它们弗成侵犯的领地。庄严肃穆之势,溢于言表。而这杨树已失去了生机,但却冷眼旁观着自己这全身的寄生物,恍如这就是宿命!

  看到这排场,我思绪翻飞,想起了胡赛尼曾在《辉煌千阳》中曾如许写道:“每一片雪花都是人凡间某个悲哀女子叹出的一口吻,所有这些慨叹飘到天上,聚成了云层,然后酿成藐小的雪花,寂静地飘落在空中的人们身上。”我不禁敞开胸襟,想要抓住这些慨叹,想用我炙热的胸膛暖和它们、拥抱它们……于是这些雪花一股脑儿直向我扑来。落在掌心,还未等及我的疼惜,便消失地无影无踪;落在脖颈,一阵清凉由脊背散布,一波一波向我袭来,直逼头顶;落在脚上,我警惕翼翼,舍不得它掉落下去,彳亍着,连走路姿势也变得非常怪异,但它究竟抵不住这份炙热,一点,一点,溶解,只留下斑斑泪迹,我想这大概是它感动这份享不得的吝惜吧!

  纷歧会儿,身体的本能告诫我,已不能继续任由热量散失,于是我狠心地拉紧衣服。我不想睁开眼睛,毫无目的疾走着,想逃离这是非之地。我惧怕看见它们围着我射出幽怨的眼神,也受不了那一声声叹息反响在耳边。跑啊,跑啊,回过神一看,一层肃杀的白纱尽其绵延之势,笼罩了我。待我停下脚步,白纱截至蔓延,反向劈面卷起,朝我直逼,来不及踏下的一步,已经部分被它占领。顷刻间,附近已经掀起铜墙铁壁,我绝望地络续向它乞求,颤抖着,战栗着,一步步被逼前进……一块儿顽石,不安美意地恰恰出如今我脚后,猝防不及,一个踉蹡,重重跌在地上,仰躺在它度量,一阵眩晕袭来。耳边此起彼伏的谵语,满意的笑声,“呵呵呵……”,“起来啊……”,那么娇柔,那么娇媚。

  蓦地一惊,回过神来,我竟还呆立在那棵杨树下,抬头望去,杨树鬼怪般朝我笑着……这是梦吗?#p#副标题#e#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