撷取生活的浪花——读韩国强散文集《蹚过岁月的河流》

2020-10-17 04:17:17 标题分类:优美散文 关键词:撷取生活的浪花——读韩国强散文集《蹚过岁月的河流》 阅读:15

撷取糊口的浪花——读韩国强散文集《蹚过光阴的河道》

撷取糊口的浪花

——读韩国强散文集

过光阴的河道》

《过光阴的河道》是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正阳籍作家韩国强的散文集。望着封皮上鲜明入目标四渎之一--淮河悄悄地流向远方,欲语还休地诉说着光阴的沉淀。就觉得这是一个有故事、有内在、有经历的人。喝着淮河水长大的韩国强,对正阳大地的情感是深挚的。因着对故乡父老乡亲、一草一木的眷恋,他才厚积薄发,写出如此厚重的作品。

《蹚过光阴的河道》共有六个板块:走进天然、乡音乡愁、亲情仍旧、偶得散记、社会万象、汗青深处。65篇作品味同嚼蜡,用一只如椽大笔纵情泼墨,可以说韩国强的作品每篇都是佳构。小品演员潘长江说过:浓缩的都是佳构。韩国强的文集是从他近30年的200余篇作品中一而再再而三地甄选出来的,说他的文集是佳构,一点都不为过。

我用了一天一夜时候读了《过光阴的河道》。读罢是有很多慨叹和看法的。近几年我浏览了太多的散文,大部份是粗拙和粗暴的,很少有情感精致的。韩国强的作品就有不一样的觉得,其情感精致竭诚,即便钢铁男子汉也有绕指柔。从笔墨中可以看出来他爱窥察、爱糊口、善考虑,是一个有独到看法的人。

开始,作者是博学睿智的。这从他的作品中可知眉目,他把汗青典故可以运斤成风。好比汗青深处篇中的《“梁上君子”与陈寔》中“梁上君子”的来源;《齐桓公的华夏之战》中“风马牛不相干”的来源,年龄期间江国就是现在的正阳等;《蔡州之战》中唐代的蔡州,喜读汗青的我不断认为是今日的上蔡,读罢《蔡州之战》才晓得是今日的汝南;另有《坎坷人生话范滂》中的“党锢之乱”“不祭皋陶”“揽辔廓清”……这一系列汗青掌故我不足为奇,不能不为本身的目光如豆而汗颜。同时也被韩国强的博学所服气,《左传》《汉书》《后汉书》《唐书》《后唐书》《宋史》……被他使用得如此纯熟。我想:读这些单调的汗青书籍的时候,韩国强是耐得住寥寂的。王国维在他的念书三境地中写道: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海角路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众里寻他千百度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念书很艰难,而韩国强倒是幸运的。若非他的博闻强记,怎能把玩笔墨于股掌中?“问渠那得清多么?惟有泉源活水来。”

说他睿智,是说他在写这些散文的时候,把形散而神不散使用得出神入化。不管是汗青散文,照样纪行散文、亲情散文、乡愁系列、人生感悟等等,以他睿智灵敏的窥察力,总能发明些异乎寻常的物品。他的散文变化多端,不离其宗。好比走进天然篇里的《竹林听雪》《梅雪别样情》《有雪的日子》,三篇与雪有关的散文,他离别从天然、恋爱、亲情去描述、感悟,优美的语句扬手接飞,是散文也是诗,读了故意犹未尽之感。三篇与雪有关的作品各有所长,读起来篇篇新奇,言语中带着灵秀。特别是《梅雪别样情》中,作者勇敢敞开设想的同党,把梅和雪写成三生三世的情人,成绩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爱恋。每一场雪在他眼里都是挪动的景致,每一场雪都有一个美妙的故事。

其次,《过光阴的河道》这部作品中,我认为乡音乡愁和亲情仍旧是本书傍边最出色的部份。墨客艾青说过:“为甚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由于我对这地皮爱得深邃……”一个作家是离不开他本身的发展情况的,可见作者对生于斯擅长斯的正阳大地是如此酷爱。一系列作品都是他熟知的中央、景致,如《正阳护城河》《“挪动”的水塔》《有风有云有傍晚》《芦苇花儿飘》《留得残荷听雨声》……言为心声,这些都是对正阳大地蜜意厚爱的天然吐露。如果不是对故乡如此厚爱,毅然写不出良好的作品。《留得残荷听雨声》中我最喜好他这几句人生感悟“实在关于喜好笔墨的我们来讲,蘸着本身肉体的膏血,写下本身每天铁马冰河的悲壮和豁达,记下后代发展的印记、亲人们的生老病死、离合悲欢,这岂不是和残荷有殊途同归之妙?每一个后代身上都留着我们的影子,岂非不是我们生命的连续?这类传宗接代也是生生不息的呀!天人合一的生计之道弗成抗拒,另有甚么可悲的……”这几句话,和原火箭军政治部创作室主任徐剑的铁血豁达居然有些类似!既不为本身一每天老去悲观失望,也不为亲人的拜别悲痛欲绝。

亲情仍旧篇目中,他并没有说本身的爸妈对本身有多慈祥。在《半块月饼》中我清楚看到如此一个爸爸“爸爸顺着犁沟,弓着腰,用鞭杆撬开刚犁过的大块土壤,面颊上汗珠直淌。就如此,一遍、两遍……刚犁过的一块三亩多的地被爸爸踏了个遍。工夫不负有心人,就在地头北边,爸爸终归找到了用黄皮纸包裹着的那半块月饼,他脸上弥漫的笑像一朵花儿那样。他战战兢兢地翻开表面的纸,用沾满土壤的手把半块月饼递给我。我晓得,这是爸爸没舍得吃,专门给我———他最疼爱的小儿子留的……”如此平凡到白开水样的描述,把亲情描述到了极致,读后居然潸然泪下。散文家王剑冰教员说:“你们要用开水煮白菜的工夫去写散文,这水是用老母鸡、扇贝等,渐渐熬煮成的……”好像韩国强如此平凡的描述,就是王剑冰教员口中的“开水煮白菜”的工夫,可不是一朝一夕修炼成的。像如此的白描伎俩,在《过光阴的河道》中,随处可见。

最终,不能不说韩国强作为消息工作者,他的文学作品是松散的、布满正能量的,有胸襟全国的“文以载道”肉体。所谓“作品合为时而著,诗歌合为事而作”。他在《辛夷花开正当时》中写道:这不正是我寻度的物品吗?天下各国的“情意花”都开了,天下大同的日子近了,天下各族人民牢牢联结在一同,为人类运气共同体而勤奋,为这场囊括环球的疫情奋发着,疫情竣事还会远吗……他的一系列抗疫作品,出手快,充裕反映出举国上下,众擎易举的刻意。这是一个期间的履屐,值得每一小我眷念。

六十多篇作品,仅仅是韩国强这些年过光阴的河道, 撷取糊口浪花点点的一部份,“一滴甘露洒人世,心似雪莲花自开”。作为他爱故国、爱故乡、爱糊口、爱亲人、爱念书、善考虑的一部份影象和感悟。不管从糊口上,照样从工作上,作者悲观、奔放,自傲阳光,他精致的描述伎俩,都有可取之处。读有字的书,悟无字的理;书只会越读越多,路也会越走越长;人生感悟也愈来愈有深度和厚度。这在他念书感悟《慢行中发明糊口的美妙》和《心有留余六合宽》中,都有纪录。渐渐地糊口,渐渐地感悟;糊口中、工作中、措辞有留余,天然天宽地阔。

书最能知足人们的,就是使读者真正找到一个跟作者心灵对话的机遇。无疑,《过光阴的河道》就是如此的一部书,在和作者对话的历程中,发明本身的人生是可以不受限定的,从而为本身翻开另一扇窗,看到别的的一个天下。站在光阴的高峰,看到的是阳光娇媚。(清夜无尘)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