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夏时光(三章)

2020-03-14 00:19:16 标题分类:经典美文 关键词:初夏 阅读:350

  原题目:初夏韶光(三章)

  □季川

  蛙鸣

  星星点灯,蛙鸣阵阵升沉。初夏的夜,有清风也有明月,有宁静也有哗闹。

  旷野无声,统统都在发展。河道宁静,乡村自始自终地厮守着一户户庄稼人的歉收之梦。

  虫鸣唧唧,草叶仍然旺盛,春天明白事理,已在静静退隐。初夏的温度与风姿曾经慢慢浮出水面,在广袤的大地上盖上了属于本身的身份印章。

  一块不起眼的坡地上,桑葚挂满了枝头,那些紫色的甘美不问可知。一顶极新的凉帽又挂在东墙上了,早出晚归的爸爸曾经枕着梦境安稳入睡。

  不知疲乏的蛙鸣还在继承值班,它们数着麦子的心机,也盘算着镰刀起程的时辰。

  蛙鸣还不睡的话,真的,拂晓就要被它叫醒了。

  碧莲

  晨起,阳光细碎,风吹水池,一片片巨大的莲叶在悄悄摇摆,莲花吐艳,或粉或白,芳香四溢,举止高雅,地道又热诚。

  午后,有蜻蜓连续前来访问,或问花好,或问叶安,有礼仪有分寸,不矫揉不做作,若水墨洇开,若正人之交,到处流露诗情画意的底色。

  傍晚,偶有雨点也来倾吐,要末侧耳聆听吧,要末促膝而谈吧,那些曼妙的吟唱与舞姿,是粉饰也是衬着,不经意就成为一段下昼茶的隽永影象。

  天黑,卸下明月的前身,与当代的乡愁,我情愿伴着这些碧莲与荷香,誊写漂亮的华章与将来的空想。

  麦地

  蒲月的麦地,不必谁来受权,不由分说围困了我的老家。而亲人们的脸庞,也被我的缅怀团团围住。

  那些麦子,麦秆,麦芒,那些对脚下的地皮必恭必敬的乡亲,那些把炊烟不断都系在腰间的乡村,都是我魂牵梦绕的工具。这些年,我不断在他乡漂流,不断在做有关都市的白日梦,但是,我晓得我这辈子都没法剥开我的乡音与憨厚,分别和难过。

  无数次,我在日志的一角,写下我老家那迟缓的鸟鸣与牛哞,写下门前那口老井的沧桑光阴与安静韶光,写下爸爸深陷汗水里的道道皱纹,写下妈妈每一天都要端上桌面的粗瓷大碗以及滋身养性的家训,写下祖祖辈辈,一亩田一分地,对我们的膏泽与厚德。

  绿树掩映,细水长流,我无数次出走又折回的老家啊,我在泪水里在世,也在浅笑中瞻望。

  一颗颗精神饱满的麦粒啊,你们就要铺满热情涟漪的打麦场。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